返回首页
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

“创新精神就像流淌在合微身体里的血液,甚至成为合微人一种日常的行为习惯。因为我们深知,唯有创新,才可能活下去,才可能打破传统落后的格局,成为一名行业标准的制定者。才有实力带着这片‘中国芯’,打开发达国家市场的大门。”广东合微集成电路技术有限公司(简称“合微”) 总经理冯良说。在刚刚结束的第十四届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上,冯良带着合微用3年时间研制的尺寸只有6×6mm的国内第一款TPMS芯片,赢得了很多汽车厂商的关注。大家关注的焦点,不仅仅在于这款填补国内MEMS产业空白、已经进入商用市场的TPMS芯片,更在于这家新生的企业持续迸发的创新活力。


让“中国心”转变成“中国芯”


冯良对合微基因的这番阐述,也赢得了很多媒体的关注。2016年1月,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撰文称,在许多芯片业务领域,中国企业最终可能在技术上实现赶超,中国芯片行业正雄心勃勃地走向世界。但同时,该文称,中国大陆的芯片企业在创新方面确实大幅落后于全球领导厂商,还引用了一家在香港上市的芯片行业设备供应商负责人的观点,如果中国芯片巨头想要取得成功,首先就必须从“成本文化转向创新文化”。


自2012年离开华为开始创业以来,冯良和他的创业团队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中国大陆的芯片企业如何在创新方面实现大幅赶超?通过对国产TPMS芯片的研制,打破外商在汽车电子产品上的长期垄断,是他们找到的一个突破口。安装胎压监测系统(TPMS)是一种目前被业界公认的预防爆胎的有效方法,并且,安装TPMS在节能减排方面,还发挥着巨大作用。有数据显示,胎压每降低0.2bar,油耗将增加1%,美国能源部数据还表明,低胎压会使车辆增加3.3%的油耗,仅仅美国一天就要因低胎压浪费掉400万加仑汽油。因此,在美国、欧盟、韩国、日本、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,均已立法强制新车配备TPMS。然而在我们国家,目前执行的仍是推荐性标准,这种传感芯片也只用于高端车型,技术也很依赖进口芯片。


谈及中国进口最多的商品,很多人都会首先想到原油。“其实是芯片。”冯良忧虑地说。


被喻为国家“工业粮食”的芯片,不仅是所有整机设备的“心脏”,更已经成为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的命脉。“芯片是支撑国家构建产业核心竞争力和产业安全的重要保障,是知识密集型产业,也是产业链的价值高端。”冯良深知芯片的重要性,一个长期无“芯”的国家,只能被动地选择全球产业链的下层位置。与竞争对手多年的较量,让冯良渐渐明晰如何把一颗“中国心”变成一片“中国芯”,要从技术上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,要有自主的知识产权,要有持续的创新能力,要创办一家能够担得起这份重任的企业。


跨越科研与产业化间的鸿沟


3年已申请25项发明专利,2016年还有10多项专利待申请;建立起一流的MEMS实验室,完成了TPMS芯片从研发到产业化的全过程。这,就是合微发展3年来,迸发出的创新活力。


“这三年,很艰辛。”冯良只用这么一句话总结以上成果的付出。长期以来,依托高科技、与制造业相关的创业公司,因其前期投入大、见效周期长、技术转换率低、资源难以整合、产业链条不易打通等原因,常常不被市场和风投看好,项目成功率也较低。而专注于技术研发的高学历人才搞创业,也常常被精于市场和管理的创业者所“排斥”,认为高学历人才思想僵化、闯劲不够,面对市场的瞬息万变和残酷竞争,缺乏快速行动和灵活应变的能力。所以,即使拥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,很多技术类创业公司也不被看好,常常出现“叫好不叫座”的困境。


“我们不仅要专注于研发,还要走产业化道路。”冯良说,“在产业化的过程中,合微做到了从设计到加工、封装、测试等环节,都有创新,并产生了多项专利。”三年来,合微通过几十万次的数据测试,改进了数十道工艺,获得了优良的可靠性表现,通过了认证机构的验证。同时,合微还通过创新设计和封装工艺,实现了产品成本的下降,特别是在测试、装配等环节,增加了自动化生产线,减少人工成本,进一步降低了后端成本。在市场拓展方面,合微对下游厂商提供有标准的接收板、APP、PCBA等开发套件,这些开发套件可以简化下游厂商的开发难度,缩短产品开发周期,节约开发成本。


说到有利国利民的情怀,冯良总觉得有点大,他从不向合微人讲述这种情怀,而是只告诉他们,行动的力量:“我们想通过我们的努力,实实在在地推动TPMS在国内从高端车向低端车的普及,让大家的出行,变得更安全、更绿色。”


合力创新,无微不至


“合力创新,无微不至。”接触过合微的人,对这八个字都会有很深的体会。开放合作,汇聚力量,从而推动各项创新的步伐;无微不至,把产品和服务做到极致,从而拓展更广泛的客户群。一方面,合微将技术、供应链开放给下游伙伴,帮助他们更快成长成功;另一方面,合微注重基础研发,和很多高等院校及研究所都有技术合作,并将这些基础研究成果尽快落地,应用到产业化上,使其发挥更大的价值。


谈及未来,冯良信心满满:“我们的目标不是模仿,而是超越。”他认为,半导体芯片行业进入全球低速增长期,靠走传统的商业模式和模仿国外的道路,不长久,也不可能改变落后的格局。目前中国半导体产业与欧美日的差距还比较大,走创新之路才可能有出路。合微已经在开发下一代胎压产品,试图改变同类产品的原有形态,给人们提供更好更安全的保护。“差异化是产品的核心竞争力,我们不仅仅要做小尺寸,做低功耗,还会在技术领域持续深耕,不断创新。”冯良说。他希望,合微研制的TPMS不只是一个胎压系统,而是与大数据融合,打造一个轮胎数据收集平台,它能通过优化,更好地发挥汽车的性能。


从紫光并购、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发展,冯良看到了国家层面对芯片产业的重视,他希望,国家能重点投入,不要重复低端建设,要带动资本市场对半导体芯片领域的密集投资,提高资本投入的活跃度,从而加速这个产业的发展,缩短与国外的差距。“动”和“合”,才能“活”。


“我们具有本土优势,可以快速响应客户需求。作为一名新来者,我们没有太多包袱,敢于创新,敢于拼搏,也绝不会放过一项可能的新技术。”冯良如此形容合微“活”的秘诀。


低调沉稳,是合微的性格,但又不乏对梦想的追求:“中高端车用传感器市场在中国基本处于空白,合微想改写这个历史,成为一名行业标准的制定者,类似于华为海思在手机芯片领域的突破。”


很多人觉得这是合微的野心,冯良也不避讳,除了国内市场,合微也在开拓海外渠道。在欧洲,在北美,他希望用3~5年时间,靠中国人自己创新出的“中国芯”,用高端的TPMS产品,打开发达国家的市场,让那些海外巨头们,看到这片“中国芯”所焕发出的创新活力。

上一篇:一头独角兽,是造不出真正的中国芯

下一篇:没有了


按访问者
关注合微公众号

邮箱:public@hiway.hk

总机:+86 769 23229066